欢迎来到中国研学旅行网
首页 > 政府声音

打造农村生态体育 助力城乡体育融合发展

2021-04-30
图片


城乡体育融合发展是目前中国体育发展的基本依据,城市体育要以其包容性促进农民工的市民化,农村体育要以其生态性吸引城市居民流向农村,从而满足城乡居民美好生活的不同需要。现阶段,着力打造农村生态体育,促进城乡体育资源的双向流动,进而促进城乡体育融合发展,为乡村振兴和新型城镇化建设作出贡献,是新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责任。
目前,中国城市体育与乡村体育处于严重不对称的状态。这既不利于农村体育的发展,也使城市体育失去农村的支撑。城乡体育融合发展,首先需改变农村体育的薄弱状态,这就要将农村的生态体育做大做强。中国农村生态体育潜力巨大,可惠及亿万城乡居民,是具有去除“城市病”和“乡村病”顽疾的长效性体育良药。这是需要几代人持续不断努力才能完成的一项伟大工程。这一工程的建构过程就是城乡体育相互补充、融合发展的过程。发展农村生态体育,需要城乡间体育资源的双向流动,从而让生态体育获得可持续的发展动力这就要在思想上清除制约城乡体育资源流动的理念障碍,为资源的流动和整合提供路径。

一、重新界定城乡体育,为城乡资源双向流动提供理念支撑

在影响体育发展的所有资源中,人是最重要的资源。体育是人的体育,没有人便没有体育的享用者和提供者。人既是体育资源的服务对象,又是体育发展的核心资源。在城镇化快速进程中,人口的基本流向是由乡到城的,农民不断流入城市,转化为市民的历史潮流势不可当,农民数量急剧减少,且留守的多为老弱妇孺。显然,如果只有由乡到城的流向,没有由城到乡的流向,农村的衰败不可避免,生态体育也就无从谈起。城乡体育融合发展的前提是变乡-城资源的单向流动为城乡双向流动,这在城乡分割分治的格局中几无可能。


乡村振兴战略提出城乡融合发展,打破了这一僵局。城乡体育融合的实质是市民与村民的融合,是人自身和谐发展的多种需求的融合。因此,城乡体育融合是以人为本、以人民为中心的融合。


既有的城乡体育是基于城乡地理位置界定的,这在人与户籍合一的静态社会中是合理的,城市体育就是市民体育,农村体育就是农民体育。但在城镇化进程中,数以亿计的城乡居民已离乡离土,跨越城乡,社会呈现大规模的人户分离状态,城乡体育的地理界定不仅脱离实际,失去真实性,而且有违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以人为中心”的价值导向。目前,需着眼于人重新界定城乡体育,从而为体育资源的城乡双向流动提供学理依据。

基于这一视角,体育资源流向城市,非为城市,而是为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同样,资源流向农村,非为农村,而是为生活在农村中的人。因此,城市体育不是市民体育,而是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城市居住者的体育;农村体育也不是农民体育,而是包括市民在内的所有短期或长期乡村居住者的体育。只有打破了城市体育是市民体育的旧观念,才有可能让非市民身份的农民工参与城市体育;同样,只有打破了农村体育是农民体育的旧观念,才有可能让城市居民参与农村体育,引导资源流向农村。

二、以生态体育吸纳和整合城乡体育资源

生态体育是人与自然的结合,利用山水田林湖草沙等农村自然要素服务于人的养生、健身、娱乐、旅游、观光等体育或“体育+”的多类别、多层次需要。如果没有人,这些自然要素也就无从利用,也就没有体育价值。城镇化已将60%的国民移入城市,在可预期的将来其比例还会达到70%,甚至80%。于是,城市居民的农村体育参与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与村民共同承担发展农村生态体育的使命。人之所在,资源所至。只有让越来越多的城里人来到农村,才能实现城乡居民的双向流动,带动资源的双向流动。资源的双向流动又进一步驱动人的双向流动,形成可持续发展的格局。生态体育以其独有的魅力吸引着不同群体的城里人,在城乡居民的共同努力下,吸纳资源,整合资源,形成自我生长的机制。现阶段,发展农村生态体育,似应从以下5个方面入手。

2.1 针对城市旅游者的乡村观赏,拓展生态体育的体验维度

将体育要素融入户外拓展、乡村旅游、观光采摘、民俗民居等活动,让城市居民利用短暂的节假日,暂时离开嘈杂的城市,去乡野放松身心,体验乡村特有的身体性休闲娱乐活动。尽管这些活动是城市生活的点缀,参与者对农村体验多处于浅尝即止的表浅层次,难以深入感受生态体育的多种益处,但新奇而身心两健的体验足以激发城市居民对农村的兴趣,为其以后可能的深度参与生态体育做好准备。目前这种短暂的城乡两栖是城乡资源双向流动的主要方式,多在有一定自然风光和传统文化特色的农村开展,成为活跃乡村经济的重要形态。

2.2 针对城市中小学生的劳动教育,拓展生态体育的教育维度

劳动教育是中国中小学校教育的五育之一,其实践形态“以体力劳动为主”,旨在“培养学生热爱劳动、热爱劳动人民的情感,掌握一定的劳动技能”。然而,在城市环境中,可以达到如此目标的劳动教育并不容易进行。一些学校不得不将“叠被铺床、洗衣洗袜、刷碗刷筷、捡拾垃圾、修补课桌凳”作为劳动教育的内容,但实践证明,这些内容的体力劳动教育效果极为有限。


对于今天的中小学生而言,农业劳动是最为理想的劳动教育之一。在农业劳动中孩子们亲眼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因自己的劳动,幼苗得以灌溉,杂草得以清除,鸡鸭被喂养,劳动的意义不言而喻。孩子们通过劳动会真切体会到“谁知餐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含义,明白“节约光荣,浪费可耻”的道理。


城市中小学生生活在城市的人工环境中,与大自然少有接触,因而难以培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情感和认知。乡野环境不仅能让孩子真切地感悟自然,而且能让其感受自己在自然环境中劳作的快乐。就社会学习而言,去农村劳动,会接触村民,了解民间疾苦,学习村民的坚韧,学习包括传统体育在内的传统文化。从健康的角度看,农业劳动不同于工厂流水线的分工,多为涉及全身的身体活动,兼有较好的健身价值。


农业劳动的完整性、劳动成果的直观性、劳动环境的自然性、劳动价值的感知性等决定了其对培养城市中小学生的劳动态度、劳动观念、劳动技能和热爱劳动人民的情感的有效性,是理想的劳动教育。城市中小学生人数众多,这一群体加入城-乡两栖队伍,对体育资源的城乡双向流动将产生巨大影响。


将中小学生农业劳动纳入体育,是否是将劳动等同于体育?其实不然,城市中小学生来农村劳动,其目的不是“务农”,而是“育人”,以农业劳动这种身体活动来培养孩子的价值观,完善其人格,养育其身体能力。评定劳动教育效果的并非庄稼收成,而是孩子们的全面发展,这也正是体育的目标所在。它们都是通过身体活动进行的教育。正是在教育的意义上,农业劳动教育也可被视为体育在劳动教育语境中的应用,是身体素养和劳动素养教育的结合。

2.3 针对城市老龄群体的田园养生,拓展生态体育的生活维度

伴随城镇化快速发展的是人口老龄化加速发展。中国自2000年开始进入老龄社会,截至2019年年底,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达2.54亿,占总人口的18.1%。2050 年将高达 35.1%。老龄社会是我们将长期面对的常态社会,如何应对老龄人口事关重大。


细究起来,老年人并非只能成为社会的负担,他们还有十足的“余热”可以发挥,让自己的晚年幸福,对社会有所贡献。2015年的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显示,超过 82% 的中国老年人自评身体“健康”或“基本健康”,自评“健康”者在城市人群中所占比例最高。2017年人口抽样调查表明,中国的低龄老年人(60~69岁)占56.1%,中龄老年人(70~79岁)占32.9%,高龄老年人(80岁及以上)占 11%。未来 20年,低龄健康老年人仍将保持较高比例,丰富的老年健康人力资本足以产生老年人力资本红利的规模效应。


城市里的老年人绝大多数身体健康或基本健康,有自己独立的经济来源,劳累了几十年,不再为俗务所羁绊,成为有闲阶级,有了依照自己意愿安排生活的可能。其中许多人倦于城市的嘈杂、拥挤,希望回归自然、淡泊与宁静。于是,近年不少老人携妻带友去农村租房租院,种菜种花,养鸡养免,吟诗作画,站桩运气,打拳吐纳。他们在乡下择地,不求名山胜水,只要寻常的田园风光,以最接近自然的状态,依据自然的节律生活,圆中国人骨子里的“桃源梦”。他们一般春天下乡,晚秋回城,年复一年,几乎是半个村民,熟悉村里的风土人情,关心村里的公共服务,是资深的城-乡两栖人。他们是需要社会服务,也愿意并有能力提供社会服务的群体,有较强的资源吸附力。他们的田园养老不仅有助于农村养生、健身、娱乐及传统体育的维护与发展,也对促进城乡资源双向流动具有重要作用。中国城市老年人口规模、对健康生活的追求、消费能力、余暇时间、社会关联度等各种因素,决定了其是农村体育极为重要的目标群体。


按照生命周期消费理论,在较高老龄化的国家或地区,老年人相比年轻人而言是消费水平更高的消费群体。然而,这种现象在中国并不明显,原因之一是中国的养老事业尚在起步阶段。将体育融入田园生活,利用农村闲置的宅基地推行田园养老,不仅可满足老年健康生活的需要,也是扩大消费、拉动农村非农经济、振兴乡村的一个有效方式,为宜居乡村、美丽乡村的新农村建设服务。2019 年 8 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修改并于 2020年 1月 1日起施行的《土地管理法》进一步为田园康养提供了方便。

2.4 深化农民工的体育参与,增强生态体育的城乡包容

农民工大都是来自农村的精英,也多曾是农村的体育骨干和文化骨干,其所处的年龄阶段和较高的文化程度,有助于其学习和掌握城市中多种形态的体育技能,开拓体育新知。他们与家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频繁地游走于城乡两地,天然地具有沟通城乡文化的桥梁作用。他们一方面将城市体育新理念带回农村,促进农村体育改革;另一方面又将传统体育文化输入城市,为城市体育改革提供新资源。农民工群体对城市体育参与的深度与广度,决定着其对现代体育理念的理解和技能的掌握程度,也决定着其对农村体育创新的影响力。他们是城乡体育融合发展及生态体育建构极具影响力的群体,还是可以在城乡体育改革中产生巨大能量的群体。然而,目前这一群体在中国“体育版图”上少有踪迹,其能量处于潜伏状态。急需增强城市的包容性,增强城市社区体育的开放性,让农民工融入城市体育,进而促使其融入城市社会,释放其促进城乡体育融合发展的巨大能量。这不仅是今天中国体育发展的需要,也是“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的需要。

2.5 鼓励农村留守人员积极参与,深植生态体育的社会基础

从城市现代体育的视角看,留守农村的老弱妇孺多为体育的“困难户”,是体育的边缘群体。然而,当从生态体育的视角再看时,这些留守人员不仅可以是,而且应当是生态体育不可或缺的参与者。生态体育就其产业属性而言属于服务业,沿着体验、教育、生活等多种维度展开,演化出多种多样的服务性需求,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可为当地留守人员的参与和就业提供大量机会。不仅如此,生于乡土的传统体育是生态体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农村老人对当地传统体育习练之久、对传统文化了解之深无人可及,是生态体育的宝贵资源。从此意义上讲,生态体育的构建过程也是传统文化的传承过程。

注:本文节选自《上海体育学院学报》2021年第1期。

政策解读

扫码关注
中国研学旅行网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未来领袖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8031541号-1

总部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天坛东路80号四层

运营中心:山东省济南市青年东路18号山东广电产业大厦

合作加盟

wanboshi365

全国咨询热线

18611675766